现 代 农 业
NY.CHINA.COM.CN
本网专访
杨贵庆:中国美丽乡村建设的引领者
——记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杨贵庆
  来源:中国网现代农业  作者:洪旭朝 陈献梓 何鹏  发表时间:2015-12-03 09:36

在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的大地上画上图案,然后,放下身段,讲农民话,手把手地教会农民,一步一步地把那些图案变成了现实中的美丽乡村。他就是杨贵庆教授。

杨贵庆是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他还担任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山地城乡规划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对中国美丽乡村建设研究颇深,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自从被邀请担任黄岩美丽乡村建设的“总规划师”后,他把黄岩当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为黄岩的美丽乡村建设事业呕心沥血,宵衣旰食,赢得了干部群众的一致称赞。

与其说他是一位学富五车的规划顶尖专家,不如说他是一位行走在乡间的“苦行僧”、一位为山水谱曲演唱的“歌者”、一位把理想融进血液里的“逐梦人”。

图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风景

这是一个雨后初霁的上午,一缕缕太阳光束在宁溪乌岩头的山林间穿梭。在一条发出“哗哗”水声的小溪旁,我们见到了一位手里握着一根竹竿、肩上挎着一只白布袋的中年模样的人,他正与一群人在说些什么。他用竹竿在一株树的四周画了一个图案,一位村民紧跟着洒了一圈的石灰粉。这边画好后,这位中年人又步履匆匆地到了另一边。

一支竹竿不停地在这位中年人的手中飞舞。山间蒸腾的雾气伴随着汗水湿透了他略显花白的头发,在太阳光束的照射下,他额头上的水珠闪闪发亮。

当天上午,他刚送走了参加中德乡村人居环境可持续发展路径探索2015黄岩学术研讨会的师生,就马不停蹄地返回宁溪乌岩头,实地指导当地镇、村干部如何规划美丽乡村。

整个上午,宁溪镇镇长胡鸥、城建办王华、乌岩头村党支部书记陈景岳、村委会主任陈元彬等一群人跟着杨教授在乌岩头的老屋之间和山林里钻。整个村庄几乎被他转了一遍。

“杨教授,小心,刚下过雨,路滑。”陈景岳一边认真地听着杨教授的比划,一边说着黄岩普通话提醒着杨教授。

“没事,今天规划好了,我下次来的时候这里就变成了赏心悦目的游步道了。”

“我晚上回去之后,会尽快把设计图纸做出,第一时间发过来,你们再照图纸细细比对,工程虽小,但不能马虎。记住,这是我交给你们的一份‘作业’,一定要好好做,我下次来的时候要检查的。”

在游步道的规划施工现场详细交待了一番之后,杨教授接过他的学生、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助理规划师王祯递过来的一根小竹竿说:“走,接下去我们去那边那个四合院看看,我们的事业又开始了。”

“好啊,乡土味太浓郁了,这才是原汁原味的乡土气息。”站在四合院的正对面,杨教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星,耸了耸左肩上的白布袋,随后双手托在小竹竿上,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宝贝”。


杨教授拄着竹竿、挎着布袋行走在黄岩西部的山路上 陈月/摄

随后,杨教授细细踏看了廊前屋后,对庭院、走廊、通道每个需要修葺的角落和细节都一一给出了具体的意见。

“我们对老房子的抢修,一定要尽最大的可能恢复保护它们本来的设计和格局,乌岩头老房子的底蕴来源于时间的沉淀,这是我们现代化的工具和工艺远不能启及的,过分修改反而不好。”

“等等,这里这么修葺得好像不太好,有点挡住了西面的视线。”在离开四合院的路途中,杨教授突然看到新修葺的老房子屋檐有点过长,便叫住了随行的工匠,“这个肯定不是原来的模型,应该锯掉这个部分。”杨贵庆用手对着屋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锯哪里过?”工匠老王还是不甚理解。杨教授娴熟地从背后的“百宝袋”里掏出一支笔、一张折皱的白纸,现场干起了“纸工作业”,不一会儿,一张草图就跃然纸上。他扭过头冲着老王说,“你看,锯这里断是不是这个感觉就不一样了。”

专业、注重细节、严谨、接地气、认真、一丝不苟的做事风格是跟杨贵庆接触过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

“这个转角要种一颗树,可以种银杏树。”

“这堵墙上面要用青砖铺上。”

“这里以后要建成天井,可以坐着喝喝茶。”

“这个房子上面的雕刻太美了,在改造时要保留。”

……

一个上午,杨教授就这么不停地走着、说着,比划着,不断地布置着“作业”,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下,也没有喝一口茶。

“这里是我们的工作室,也是指挥部。”转了一大圈后,我们终于坐在开着两个大天窗的类似于“乡村酒吧”的工作室内。非常健谈的杨教授向我们敞开了心扉。

“我非常喜欢、热爱规划这个专业,因为热爱、喜欢,所以乐此不疲、不知疲倦。黄岩的西部乡村风景太美了,这里,有我钟爱的事业。”

在杨教授蹲点的时间里,乌岩头村如凤凰涅槃般地一天天发生着变化,几乎转身回头都是风景。

陈元彬告诉记者:“杨教授手把手地教会了我们农民如何划线、如何插竹竿放样,如何建景点,与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杨教授的付出让我们看到了乌岩头村的美好未来。老实说,我们农民谁喜欢在外面打工啊。”

“杨教授手里的竹竿就是点石成金的‘魔棒’,‘魔棒’点哪里,哪里就能奇迹般发生变化。”宁溪镇镇委书记车献臣说。“杨教授不仅帮助我们规划设计,还给我们乌岩头的景点起名、题诗呢。我们乌岩头村永济桥附近大石头上的‘双桥伴溪’四个字就是杨教授的手迹。杨教授写好字后,不顾烈日当头,亲自爬上架子把字样贴上去。没想到刻字匠把‘伴’字刻得有点偏大了,他幽默地说:‘你把我的‘双桥伴溪’刻成‘双桥胖溪’了。’”宁溪镇镇长胡鸥告诉记者,“杨教授就是这么一位做事非常细致的人,连工作室用来隔离空间的金属格子屏风和乌岩头停车场的铁管栏杆都是他亲手设计并督工建造的。他还写了一首《乌岩春晓》的古诗,其中有‘百户石木栉比连,一处飞石卧龙腰’的诗句,很传神、很生动。”

“我现在已为乌岩头起了3处景点的名字,接下去,我要再为乌岩头起5处景点的名字,这样,‘乌岩八景’就诞生了。”笑容灿烂的杨教授开心地对记者说。

新农村建设的探索者和引领者

黄岩美丽乡村建设最早发轫于十多年前全省开展的以“千村整治、百村示范”为主要内容的新农村建设。以前,我区的美丽乡村建设曾遭遇发展理念、思路、理论上的迷茫期,对于“美丽乡村该如何建设”“村庄布点规划如何更具操作性”“传统村落该怎样走好保护与传承之路”等等这些问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论。

“为打破美丽乡村建设规划标准空白的现状,让美丽乡村建设有理论的支撑,形成建设思路清晰的众人共识,2012年年底,我们一行人专门去同济大学,请杨教授来黄担任黄岩美丽乡村规划建设专家智库首席专家。今年8月份,我们又组织了全区美丽乡村建设培训班,去上海同济大学接受‘头脑风暴’,听取国内顶级专家有关理论的解读和相关思路的拓展。”区农办主任戴庭曦说,“其中一个主讲人就是杨教授。”

当时的杨贵庆教授在国内已经是美丽乡村建设方面的“大咖”,2008年起就负责承担“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村、乡、农村社区规划标准研究”和“农村住区规划技术研究”等系列问题的研究,并取得丰厚的学术成果。

杨教授一踏上黄岩的西部土地,就深深地爱上了她,而且一发而不可收。没有特殊情况,他几乎每隔两个礼拜就来一次。

“2008年,我们同济大学承担科技部一个关于农村城市化过程中建设标准的项目,我作为总体计划的3个主要起草人之一,直接对当时的科技部徐冠华部长负责并成功立项。当时,我们完成了《乡村中国》《农村社区》等课题的研究,可以这么说吧,这些研究为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标准和理论支持。”

杨教授一说到理论就滔滔不绝,他又似乎回到他的课堂,回到了他的书斋。

记者对社会学有一些了解,也曾读过费孝通大师的《乡土中国》《江村经济》。那么,杨教授在书里对乡村建设有什么自己的见解?

“在后工业时代,包括旅游经济在内的第三产业将异军突起,美丽乡村建设恰逢其时。建设美丽乡村,我的理论是‘三个三’。”他说。


在宁溪乌岩头,杨教授手握竹竿,进行现场指导 陈月/摄

“首先是三位一体,也就是产业经济、社会文化、空间环境一体发展。产业经济是物质基础,可以为乡村的持续发展提供源动力,当然,这个产业必须是‘绿色’产业,任何破坏环境的工业产业都不能搞;社会文化是灵魂,人文的沿续,可以保证老家的记忆不流失,家族的情怀还持续,离乡而不忘乡,乡愁的滋味是每个游子最终的精神期待;空间环境是产业和人文的载体,其建筑和空间环境本身的风貌特色,就具有一定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三者之间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其次是三适原则。就是适合环境、适用技术、适宜人居,一句话就是采取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的方法,千万不能千篇一律,千万不能搞一刀切。再次是三个层面。即一个是乡域,一个是村域,一个是村庄。关键要处理好这三个层面的对应关系,既有重点,又需互相照应,不可片面发展。”杨教授接着说。

“现在大学里学社会学,费孝通的《乡土中国》《江村经济》都是必读的,梁思成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建筑教育家和建筑师,中国建筑教育的奠基人之一。他们都是我的榜样。我想创建‘中国新乡土主义’理论,到时候,我们关于当今中国乡村规划理论和实践的成果论著,也将成为高校城乡规划学专业必读的参考书之一。这是我的理想。这几年在黄岩进行美丽乡村教育实践,得到区委陈伟义书记、区长李昌道及建勋副书记的大力支持,几位领导经常与我进行交流,给我一些很有用的意见。我们与区农办戴庭曦及屿头、宁溪等地领导一起积极探索,也有了理论成果,出版了《美丽乡村规划建设‘黄岩实践’》《乌岩头村》等书,这些理论成果对推动黄岩乃至与黄岩类似地方的美丽乡村建设将起到有效的指导作用。”

在杨教授的“穿针引线”下,2013年以来,同济大学“美丽乡村规划教学实践基地”“中德乡村规划联合研究中心”两大平台开始运行,目前已建立了黄岩美丽乡村建设国际平台。一整套遵循“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规律形成的美丽乡村建设规划经验,在我区成熟推广。在建设研究团队的带动下,我区形成了一张建设思路清晰、切实可行的“美丽乡村建设路线图”。

橘乡的美,不局限于自然,黄岩西部农村的发展轨迹处处彰显着美的魅力。一整套成熟的美丽乡村建设思路,贯穿乡村经济、农村环境治理、乡村规划等工作始终,是黄岩乡村叩问未来美丽图景的思想精华,在各个村子落地、扎根,造就了黄岩乡村“一村一品、一村一韵”的唯美风格。

一心扑在黄岩的美丽乡村建设事业上

“要让改革开放的成果惠及农村。在城市化过程中,乡村的物质资源在支撑着城市,乡村的劳动力也在丧失,乡村的文化也在不断地衰退,从某个方面来看,乡村正面临‘失血’,必须马上拯救。”

当问及为何来乌岩头村时,他说:“乌岩头村是个十分难得的原生态村落,非常有质地,这里的老民居保持了民国的风貌,但年久失修,岌岌可危,让人心急如焚。是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驱使我来到这里,我要利用我热爱的规划专业,让这个难得的具有传统文化的古村落重现生机。”

原先破旧不堪的沙滩村在杨教授的精心规划下也发生着令人惊喜的变化。

“美丽乡村建设重在实践,理论来自实践,而实践是靠脚步一步一步丈量出来的。”杨教授说。

沙滩村党支部书记黄官森指着前面的一个山坳告诉记者:“就在昨天,杨教授挎着布袋,拄着竹竿与区委建勋副书记、宁溪镇长胡鸥、屿头书记王欣东等一起,在上午9时左右冒雨从东坞出发,爬过状元山、翻过引坑岭,越过蒋家岸,最后到达宁溪的乌岩头村。中间,杨教授还专门对一个‘东客柱’的地名进行了考证。凭着一个手机上的指南针,杨教授一行翻山越岭五个多小时,行走了两万五千多步,一路上‘披荆斩棘’,开辟出前人没有走过的一条路。两万多步是杨教授的学生王祯用微信运动软件计算出来的。”

“我从地图上仔细研究过,乌岩头就在我站着这个点的西南方向45度角,接下去我们要在乌岩头和沙滩村之间修建一条游步道,这样就能撬动宁溪跟屿头之间的整个旅游资源,西部美丽乡村建设的整盘棋就彻底激活了。”杨教授说。

“杨教授这个人的敬业精神,对工作的那份认真严谨态度,学识的渊博程度,真是太不简单了。”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黄官森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在目的地等候的陈景岳在下午2点半左右才第一眼看到杨教授一行,心里五味杂陈,真不是滋味。“当时10个人基本一塌糊涂,鞋上沾满了烂泥,每个人的裤子大腿以下全部湿透,衣服是被汗水浸湿的。”陈景岳说。

一回到乌岩头村,杨教授把迷彩服一脱,换了西便装,连中饭也不吃,就急匆匆地去工作室参加中、德研究生的汇报课了。

“杨教授、建勋副书记一行昨天通过亲身实践开辟了一条连接两地美丽乡村的通道,走出了一条前人从没走过的路。这对一体开发两地的乡村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戴庭曦告诉记者。

在沙滩村一间被杨教授称为2.0的工作室内,见记者对他挎在肩上发黄的白布袋很好奇,他微笑着打开了布袋,把物件一个一个拿出来说:“我的布袋可是个‘百宝箱’哦,你们看,这是能弯曲的尺子;这是U盘;这是水笔,这是铅笔,这是白纸,用这些随时可以画图;这是我的日程工作安排表,每完成一项就用红笔划掉;这是……”看着杨教授把他的“百宝箱”里的宝贝一件一件地展示给我们看,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十分感动。

更感动人的还是以下这个故事:

为了更好地探讨、交流乌岩头村的美丽乡村建设,黄岩这边与杨教授的团队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前不久的一个周六的下午,大家在微信群里探讨乌岩头中心广场的建设问题,由于在微信里一时说不清楚,到了下午4点钟,杨教授决定马上来黄岩一趟。由于是临时决定,买不到动车的座票,杨教授和他的夫人就站了半程的路到黄岩,到夜里11点钟才住进旅馆。第二天,他们又早早来到工作现场。他有时驾车过来也不向当地报销一分钱。

戴庭曦还告诉记者:“杨教授还经常自己开着车,到上洋、上郑、富山、平田等地就黄岩西部村庄建设风貌控制管理进行踏点、调研,为规划开发‘黄岩西部大景区’进行考察。记得那一次是在刚刮台风的第二天,他就驾车行走到上洋、平田的路上。让人非常感动。”

为了黄岩的美丽乡村事业,杨教授可谓日夜兼程、废寝忘食,其情怀和责任感可见一斑。

他全身心地投入到黄岩的美丽乡村事业上,以致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他情怀满满,成果丰硕,赢得了当地干部、群众的一致爱戴

屿头沙滩村只是杨教授团队美丽乡村建设成果可窥探的一角。潺潺的柔极溪绕村而过,八百多年树龄的香樟树依然屹立在村口,老式的酿酒院、茶桌等保留着古朴的模样,墙头上的一丛仙人掌旺盛依旧。

聪明的沙滩村村民在杨教授指导下把对建筑细节的处理做到了极致:拆除废旧建筑留下的瓦片、砖块等用于道路铺设,并融入自己的设计灵感,使穿巷而过的小路呈现出不同模样,一百条小路会有一百种形象。

“我们不破坏不割裂原有建筑、布局,在尊重村子肌理基础上集聚产业。”屿头乡党委书记王欣东说。

“这就是原来的猪圈,现被杨教授改造成一个小茶吧,怎么样?漂亮吧。这是被称为‘老杨屋里’的民宿,这样的民宿目前已搞了十多间,我们计划搞一百多间民宿。我们沙滩村要想致富,一靠民宿,二靠农产品配送。我们想在美丽乡村建设的基础上,打造旅游中心,整合附近村庄的资源,通过互联网把有机农产品推出去。”沙滩村村委会主任黄志洪充满信心地告诉记者。

杨教授呕心沥血的付出,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赢得了区委领导的高度称赞及当地干部群众的一致好评,大家说起他,几乎有口皆碑。

常年穿梭在沙滩村的乡间小道,工作在项目施工的第一线,事必躬亲,“露脸”的机会多了,一来二去就跟沙滩村的村民“混”得熟了。

“杨教授走在沙滩老街上,经常在路边摆摊的老年人都亲热地‘杨教授’‘杨老师’地叫,我们这从没有人受到过像杨教授这种‘贵宾级’待遇的。杨教授呢,他也用刚学会的黄岩话与他们打招呼。”黄志洪说,“也许我们村很多人不知道杨教授的本名是什么,但是都知道有个杨教授,他给我们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80多岁的沙滩村村民黄阿婆在沙滩村老街开了一家馒头店,传统的制作工艺加之淳朴的本性,让她的馒头店风生水起。当记者问她认识杨贵庆吗?她一脸茫然;而当记者转而问她认识杨教授吗?她说知道。

黄阿婆回忆说:“那天一大早,杨教授急急忙忙地从我店门口路过,那会刚好一笼馒头出炉,我就赶忙出去塞了几个馒头给他,可他还要执意给我钱,我一个老太婆还差这么几个钱吗?他为我们村的建设付出太多了,看我执意不收钱后,道谢了几句后就走了,拿着热馒头就边走边啃了起来。”

在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杨教授多次拒绝各地高薪聘请的事。他说,他不是为钱而来的,这里有他的事业,他会为黄岩的美丽乡村事业尽全力的。他说,这里的领导对他生活很关心,这里的群众对他像亲人一样。这些都让他很感动,他说,他没理由不把工作做得更好。

在当地还传颂着一个大家自发为杨教授过生日的佳话。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刚好是暑假里的一个礼拜天,杨教授正在沙滩村忙着和村干部商讨“四季采摘园”和“老杨屋里”民宿这两个项目的规划,一时忘了自己生日这事。当天,陈伟义与陈建勋在乌岩头和沙滩村检查美丽乡村建设时得到这个消息,马上叫人去订了蛋糕;而另一边,屿头乡领导也悄悄地订了蛋糕和鲜花。

一场令杨教授意想不到的生日晚会开场了。“今天是杨教授生日,让我们一起为他唱首生日歌。”当天晚上,陈伟义书记带头为杨教授唱起了歌,在场的还有陈建勋副书记等。更有意思的是,暑假里前来社会实践的杨教授的硕士研究生、留学生,还用不同国家的语言祝贺杨教授生日快乐,德语、法语、意大利语……面对此情此景,杨教授感动不已。事后记者得知,每年生日他都与夫人约定在家过生日的,可他这次为了黄岩的美丽乡村事业,只好把原来的约定先搁置一下了。

经过杨教授的努力,黄岩的美丽乡村建设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去年年底,台州市美丽乡村现场会在黄岩召开,黄岩的美丽乡村工作受到了市委书记吴蔚荣、市长张兵的充分肯定;在浙江省“深化千万工程建设美丽乡村”现场会上,黄岩被授予“省美丽乡村创建先进县”的称号。省农办一位领导来实地看后,对黄岩的美丽乡村作了高度评价,他说,在全省范围内,还没有一个像黄岩一样美丽乡村建得这么精致、这么有“乡愁”的。

在屿头乡沙滩村,“四季采摘园”里风景怡人。满目的梨树正在孕育,离梨花盛开的日子不远了。经过杨教授妙手规划,一条条颇具艺术感的沟渠里流淌着潺潺清泉。不远处的一座竹子做的凉亭正在搭建。

“眼前八十多亩的‘四季采摘园’是杨教授得意的作品之一,整个园区做得很精致,来年梨花开放的时候一定会非常漂亮。”与我们一起行走在园里的村干部对记者说。

看着眼前成片成片的梨树,听着不远处沙滩村文化礼堂传来越剧伴奏的锣鼓声,杨教授心情大好、兴致盎然,与所有在场的人一起,情不自禁地唱起韩红的歌曲《梨花又开放》——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白了山岗我的小村庄。

摇摇洁白的树枝,花雨满天飞扬……”

是啊,黄岩的沙滩村、乌岩头,谁说不是杨教授的第二个故乡呢?

中国网记者洪旭朝 《今日黄岩》报记者 陈献梓 何鹏 浙江报道

(责任编辑:王丽娜)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分类导航

中国网·现代农业
官方微博